正月冷死牛,二月冷死马,三月冷死耕田阿嬷(一月冻死牛二月冻死马三月冻死耕田蛇四月)

八月种番薯,好过四月借米煮──农历八九月种点红薯,可以在次年稻谷青黄不接时收获度饥。 九月圆脐十月尖──圆脐,指雌蟹。雌蟹脐短且圆。尖:指雄蟹。雄蟹脐长而尖。农历九月雌蟹壳凸膏满,肉质最为肥美;而雄蟹则要到十月才趋于肥壮。 十月火归脏,唔离芥菜汤──秋冬易患感冒,各种症状由风寒外袭而致,芥菜汤有除湿热化痰之功效。 大寒冇雨落春霜──大寒日晴朗,一般预示来年春天较冷。 大暑小暑,有米懒煮──小暑大暑前后天气炎热,人的胃口不佳。 大寒牛碰碰,旧谷有人要──大寒日前后天气突然转热,预兆来年春天寒冷,将会影响早稻收成。 大寒蚊子叫,旧谷有人要──大寒日前后天气热,一般预兆来年春天少雨,早稻将受影响。 大寒出热,牛乸死绝──同上 大寒牛碰碰,出正冷死鱼──水牛找有泥浆的地方滚动身体去热纳凉。比喻天气热。 斗官穷,斗鬼绝,斗倒衙门屎窟裂 六月无闲北,食得唔做得。 六月秋,赶死牛;七月秋,慢悠悠。 火烟唔出灶,有雨淋五谷;火烟笔直上,雨水唔使想。 云跑地,有雨落唔完,云跑北,有雨落唔得。 天发黄,大水打崩塘。 天有不测之风云,人有霎时周身银。 天起鱼鳞斑,食过饭上山──鱼鳞斑,即高积云。 四月四周有黄圈,落雨就在下半天。 日头出得早,天气难得保。 日出早,雨淋脑。 日落云里走,雨在半夜后。 日落有云盖,明日雨再来。 水上扒龙船,岸上夹死仔 四月八,龙船随海滑 卖懒卖懒,卖到年三十晚,人懒我唔懒。 初一龙船起,初二龙船忍,初三初四游各地,初五龙船比,初七初八黄竹歧,初九初十龙船打崩鼻。 冬唔饱,年唔饱,八月十五得餐饱 男不拜月,女不祭灶。 官三民四蛋家五──即官宦人家在腊月二十三谢灶,一般平民百姓二十四日谢灶,而水上居民要退后大二十五日才能谢灶。 入年架──因灶神节是最接近新年的一个节日,也是出席之前的最后一个全民族较大的民俗节日,所以民间将其作过年的一个组成部分。从这天开始就进入年关了,俗称“入年架”。 乌云上顶,风雨唔使请。 月生毛,大雨滔滔──月朦朦,水满塘。 乌云低暗,大雨来探。 乌鸦洗身,风吹翻树根。 风为潮生,潮为风死。 头黄二白三花四黑 立冬过三朝,田上冇青苗。 立秋有雨莳上岗,立秋冇雨莳落塘。 立春一日雨,早季禾旱死。 立春早,清明迟,惊蛰最适宜。 立春犁田,春分耙田,清明浸种。 立夏插田还有功,芒种插田两头空。 闪得高,水浸洲;闪得低,旱死鸡。 未有羊城,先有光孝──光孝寺

东风吹生虫,西风水杀虫。 东风雨怕西风,西风晴怕雷公。 正姜二豆三薯四葛──农历正二三四月,分别适种姜豆薯粉葛。 东贵西富,南贱北穷──旧时住广州的东山一带多住权贵军界要员;西关一带多住富贾;而河南一带多住水上人家渔民乞丐;北边多住农民手工业者。 正月冷死牛,二月冷死马,三月冷死耕田阿嬷。 东闪日头红,西闪雨丛丛,南闪闪三夜,北闪雨就射。 西风吹过昼,大水浸到灶。 石灰落田,草死禾生。 台风唔大回南大——刮台风时正常的情况是刮风时风大,回南时风小。回南时风大是反常的现象。形容开始不大结尾反而大。 出门无六月——出远门要带够衣服,不要因为天热而少带衣服。 冬至鱼生夏至狗——鱼生:广东人有吃鱼生的习惯,做法是将活鱼宰好,细切成薄片,加上姜丝葱丝萝卜丝炸粉丝炸花生熟芝麻等佐料,拌着生吃。民间认为,冬至时节最适宜吃鱼生,夏至时节最适宜吃狗肉。 老公死,老公生,禾虫过造恨唔返——禾虫:学名疣吻沙蚕,含丰富的蛋白质,味道鲜美。每年春秋两季出现十天八天,从浅海浮游到沙田里。旧时有个女人刚死了老公,按当地俗例,拿一个脸盆到河边“买水”。正一路哭 着回家时,半路碰到卖禾虫的,她怕失去难得的美味,便不顾礼法,断然泼掉水,拿脸盆去买禾虫,旁人加以劝说,她说:“老公死,老公生,禾虫过造恨唔返。 冬至唔冻,冷到芒种。 冬唔饱,年唔饱,大年初五得餐饱——大年初五旧俗为财神诞。城镇店铺一般复市工农业。这天老板一般会分发红包,请伙计吃饭,以图新年大旺。 得暑唔插田,插了也枉然——晚造插秧最迟不过处暑日。 饥食荔枝,饱食黄皮——旧时认为,吃荔枝宜在饭前,吃黄皮宜在饭后。 汤水充足润娇颜 衣食在碗底——劝喻不要浪费粮食。 过了秋,日子渐渐收——过了立秋日,白天的日照就越来越短。 过水磨——原指砖坏经过水磨成。现多比喻细致的加工或耐心地做某事。 过胳吊颈——过胳,把绳子勒在腋下。比喻做事过分小心,谨小慎微。 过霜降,望禾黄——霜降日过后,晚稻就差不多成熟了。 早知灯系火,饭熟好多时。 早知灯系火,唔使盲摸摸。 早知灯系火,唔使黑摸摸。 有就置,无就弃——有钱时添置用品,万一发生变故或生活困难时可以卖掉补贴家用,渡过难关。 有福之人头长女,下间条路替娘行。 有借有还千百转,有借无还一次过。 阴功积落子孙受 红云上顶,无处湾艇——农历六七月若天边出现红云,则兆有台风。 好女两头瞒,唔好女两头搬

饱吹饿唱──吹奏需要气足,所以要吃饱;歌唱需要肺活量很大,如果吃得过饱,腹膈膜的振动伸缩受限制,肺活量受影响,歌唱效果不佳,所以要饿唱。 雨遮唔怕借,千祈唔好罨过夜──雨天用过的雨伞不要立即收起来,否则水分积聚在伞内,伞面容易沤烂;还有夹杂灰尘的雨水含碱量大,渗入金属做的伞骨,容易氧化生锈;穿连伞骨的铁丝也会因生锈而折断所以每次用后要撑开晾干后才收藏起来。 侍仔不如侍娘,侍田不如侍秧 亲兄弟,明算帐。 亲生仔不如身边钱 相请不如偶遇 十月火归脏,唔离芥菜汤 人饿唔怕丑,鸡饿赶唔走 人情归人情,数目要分明 八月种番薯,好过四月借米煮 工夫长过命,几时做得工夫赢 大头鱼云,鲩鱼尾,塘虱中间蛤乸髀 山高皇帝远,人少畜生多 为人为到底,送佛送到西 日头唔好讲人,夜晚唔好讲神 禾怕隔夜秧,仔怕后来娘 禾黄鸡厌谷 冬至无雨一冬晴 冬至出日头,立青冻死牛 冬至雨,元宵晴;冬至晴,元宵雨 冬至唔冻,冷到芒种 处署唔插田,插咗亦枉然 饥食荔枝,饱食黄皮 老鸭冇肉,老禾冇谷 芒种唔浸谷,立夏禾唔熟 芒种树头红,夏至树头空 有仔万事足,无病一身轻 红云上天顶,蓑衣唔离颈 好狗唔拦路,好猫唔“训”灶 早禾忌北风,晚禾忌雷公 早晚冷,晏昼热,要落雨半个月 回南转北,冷到口唇黑 先敬太公,再敬喉咙 先雷后雨唔湿鞋,先雨后雷水浸街 先雷后落,唔够洗镬 多多益善,少少无拘 自身唔正,教人唔听 行行企企,朝晚几味 穷人思旧债 高佬跌跤----差得远喽 补漏趁天晴,读书趁年轻 鸡回笼早,天气晴好;鸡回笼迟,大雨将至 男人最怕入错行,女人最怕嫁错郎 财多心事重 财多身子弱 玩笑莫乱开,乱开会惹灾 春分唔浸谷,大署冇禾熟 春吹南风晴,北风雨唔停 无事献殷勤,一定系奸人 好心唔得好报,好柴烧烂灶 船小好掉头,船大好冲浪 参师不如访友 天养人就肥凸凸,人养人就瘦出骨 打得更多夜又长 出海三分命 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年──做父母的不管儿女多大总是牵挂在心的。 养仔唔读书,不如养只猪。 逆水行船好过湾──凡事只要不断地干下去,就会有进展,即使速度不快,也总比停止了要强。湾:停泊。又称:行船好过湾 剃头佬走警报──懒刮 烟囟老鼠── 一发火就惊走 比喻欺善怕恶的人 烂湴须防有刺湴──淤泥里可能有刺脚的东西,所以要加以提防。劝喻做事要审慎,谨防误中机关,被人暗害。烂湴:淤泥。

春分瓜,清明麻──瓜类适宜在春分前后种植;麻类适宜在清明前后种植。 春分唔浸谷,大暑无禾熟──正常年份,早稻浸谷种的时间最迟不超过春分日。 春东风,雨祖宗──春天吹东风,来自大陆的冷空气与南海来的暖空气相遇,暖空气沿着冷空气向上升,便出现凝结下雨的天气。 春吹南风晴,北风雨不停──春天吹南风,高空和地面的气流方向一致,一般无雨天晴;相反,如果吹北风,与来自南海的暖空气相遇,暖空气沿着冷空气上升,便出现凝结下雨的天气。 春南旱,夏南雨──立春日刮南风,预兆近期天气晴朗;立夏日刮南风,预兆近期有雨。 春种早,收成好;春种迟,食番薯──早稻的插插宜早不宜迟。 春鱼边 秋鲤夏三黎──民间食家认为:春天的鱼边 鱼最嫩滑,夏天的鲥鱼最鲜美,秋天的鲤鱼最肥美。 拼死食河豚 南风吹到底,北风来还礼──冬天刮了几天南风后,随着就刮北风,预兆天要下雨。 南风送大寒,正月赶狗唔出门──大寒日刮南风,预兆正月寒冷。 南撞北,天就黑──南撞北:北风猛吹,南风突起。或指南风盛行,北风来袭。天变黑:指下雨。南风是暖湿气流,遇到冷空气袭来,就被抬举上升到高空去,变冷凝结,成云致雨。 树上浓,地下空──天旱年份果树丰收,但其他一些农作物则收成不好。 树小扶直易,树大扶直难──比喻从小就要教育,有不良言行要及时纠正,否则大不或养成习惯就很难改了。 树老根多,人老话多。 树有根唔怕倒,人有理唔怕告。 树摇叶落,人摇福薄。 相见好,同住难 树大有枯枝,族大有乞儿。 南闪三夜,北闪就射。 是非成日有,唔听自然无 PART3 粤语熟语 一粤语谚语和格言 1上屋搬下屋,唔不一箩谷。 2人怕诶,米怕筛。 3小心驶得万年船。 4烂船都仲有三根钉。 5矮仔多计。 6徕仔拉心肝,徕女拉五脏。 二粤语歇后语 1皇帝女——唔忧嫁。 2晒棚打交——高斗。 3湿水棉花——冇得弹。 4太公分猪肉——见者有份。 5床下底破材——撞板。 三粤语惯用语 1禾秆冚珍珠。 2千拣万拣,拣个烂灯盏。 3一竹篙打沉一船人。 4临天光赖尿。 6有爷生冇乸教。 7鸡髀打人牙骱软。 8跌落地都要揦翻揸沙。 四粤语四言成语。 1学口学舌。 2鸡手鸭脚。 3蛊灵精怪。 4冬瓜豆腐。 5行差踏错。 6甩头甩骨。 PART4 冇雷公咁远:很远的地方。 在清朝屈大均的《广东新语.天语》中,有这样一段: 「语云:『北方有无雷之国,南方热,有无日不雷之 境。』」

二叶名琛及其父亲均极迷信扶乩,事无大小都要问于乩 手。叶名琛替他父亲健了一座长春仙馆,让他住在里面。 馆内供奉了吕洞宾和李太白。甚一切日常军枢机的行动 亦取决于扶乩。在英法联军进攻广州,他亦问扶乩,乩 语说过了十五日便可无事,因此其下属虽多次求他设防他 亦不答应,结果广州在十四日后开始被攻陷。后来便有人 ,说是洋人收买了乩手阿贵,但因为这事甚么秘密,详细情 况世人没法知道。 孤寒:吝啬。 跟官咁耐唔知官姓乜:和一个人相处了很久,依然不知其喜好。 PART5 顶栊。 「顶栊」,是「最尽」或「极其量」的意思,究竟什么是真正的「顶栊」呢 「顶栊」一词,来自广东戏行术语,最原先的「顶栊」,是戏院满座的意思。 戏院满座,不是叫「爆棚」吗 戏班落乡演出,多在平地搭建临时竹制的戏棚,客满时,便是「爆棚」;而「顶栊」则在固定建筑的戏院剧场内建成的。 以前的戏院,除座位票之外,也有企位票,当人多入场,站到紧贴入口的木栊处时,这便是「顶栊」了! 常用语是:「我顶栊只可惜两千元给你!」即我最多只能借二千元给你! 何谓「执生」呢 简单而言,就是「随机应变」,「伺机行事」。即在事前没有准备或临时有变时,要懂得灵活异变。 「执生」一词,原是戏行术语。因戏班必是现场演出的,临场突变之事,无可预知。惟有靠演员临场应变。 「执」,就是「把持」;「生」,就是「生机」。 便可以吃! 广东话有一言:「食脑」。 这次的「食━脑」,不是真的吃掉脑袋脑浆,而是一个意念上的词语。 「食」,不是直译为「吃」,而是「依靠」的意思。 「脑」,不是「脑袋儿」,而是「脑袋生成的智慧」。 「食脑」,在广东话里,就是指:「全靠脑袋而成功」,常用语为:「我们有今日,是靠『食脑』的!」意说:我们有今天的成就,全凭脑袋想出的点子! 简单而言,「食脑」,就是「用脑」「动脑袋」。 「拉阔」亦代表着扩阔本地乐迷的音乐空间,无界限无边际的音乐,以达致用音乐拉近人们的距离,走向音乐世界大同·现在,商业电台经常举办的「拉阔音乐会」就是有这个含意。 「煲」,是广东自创字,有两意,一是煮食物的锅;二是「煮」也! 没有用米去煲的粥,广东人称之为「无米粥」;没有米的粥,就是没有「米气了」! 广东人指一个人做事不负责,不中用无聊或无谓时,就叫「无米气」或「唔凑米气」。 煮粥吃,是想有热粥暖肚,对身体有益,若吃了没有米气的没营养的水,便算多余不中用的吧!

 正月冷死牛,二月冷死马,三月冷死耕田阿嬷(一月冻死牛二月冻死马三月冻死耕田蛇四月) 热门话题

现今,凡是下属不满上司而辞职的,广东俗语,皆称之为「劈炮」。 「劈炮」,本是警察术语。 「炮」喻指警枪。 「劈」是个借音字,是「抛掉」的意思。 「劈炮」原是警察掷下佩枪,辞职不干也。 警察是公务员,几乎是吃铁饭碗的人,故此,若一个警员要辞职的话,多是工作上不愉快,遂要怒掷「炮仔」,以渲泄不满,这激烈动作,就叫「劈炮」。 当然,敢「劈炮」者,就等如不想干下去的了! 慢慢,「劈炮」一词,流入坊间,成为所有打工仔自己辞职的代名词。 炒鱿鱼 「炒鱿鱼」是「被解雇」的意思。 这些离乡别井的打工仔,身上回能带着轻便的包袱,顶多多带一张绵被或竹席。 那时候的店铺,多是前铺后居,即屋前端是营业的铺面,店主与伙记同住在店后的房间或阁楼。 当员工被老板开除时,他便需收拾细软离开,这动作便叫做「执包袱」或「炒鱿鱼」。 「执包袱」,看字面也明白个中含意,「炒鱿鱼」便要靠想像力了! 原来,广东菜有一名为「炒鱿鱼」,即炒鱿鱼片,当鱿鱼片熟透时,便会自动卷成一圈的,正好像被开除的员工,在将自己的被铺卷起一束时的摸样,故此,除「执包袱」之外,被解雇又可叫做「炒鱿鱼」。 猪头丙 广东人骂别人呆笨时,会称人家做「猪头丙」! 哪为何会是猪头「丙」,而不是猪头「甲」或「乙」 原来,这「猪头丙」一词,是改自上海俗语「猪头三」的,那,为何又叫猪头「三」,而不是猪头「二」或「四」呢 中文难学之处,就是多文字游戏,除了正统的呤诗作句外,还有猜灯谜歇后语及一种叫做「缩脚韵」的猜字戏玩,即是说话只讲上半截,而听者会明白下一截没有讲出来的意思,例如广东有一种着名饮料茅根竹蔗水。而广东人又俗称「钱」为「水」,于是,当有人说「茅根竹」时,大家便意会这是「借水」。 话说回来,上海俗语那「猪头三」,也是一句缩脚语,全句是「猪头三牲」;「猪头三」者,即指被骂的人,是「牲」也。 「牲」,是「畜生」之意。 「猪头三牲」是什么呢 原来,「三牲」,本是敬神祭品的三色,即猪头雄鸡和青鱼,统称为「猪头三牲」。 剥花生和电灯胆 很多人,以为「电灯胆」因可以发光,而影响了现场浪漫气氛,这是一个误解,原来,「电灯胆」一词,有一句歇后语━「唔通气」。 灯泡,是真空的物体,不能通气的;广东话之「唔通气」,是指一个人不懂世情,不知识回避的意思。

「剥花生」,就是哥哥姊姊谈情说爱时,怕「陪坐」而来的弟妹生闷,通常会买些零食,让他们打发时间的。当年的零食不多,以花生最为普遍,于是,坐在一旁的小朋友,便以「剥花生」来解闷了! 很熟某地,甚至在某地很有势力的人为「地胆」。「地胆」亦即「地头蛇」的意思。 「地」就是指地方地区。 「胆」可以代表胆量,在某地可以很有胆量的四处行动,必定是对当地环境非常熟悉。 「胆」亦可作「中心」解,所以「地胆」也可代表某地的中心人物,但通常只限 于形容有势力的黑道中人。 「蒲」是一个动词,原本应作「浮」,有游荡的意思。 「蒲」就是用作形容年青人晚上到此等场地留连消遣。 「出口黎蒲」或「去蒲」亦有同样意思。 另外,「蒲头」就是指「出现」的意思。若某人经常不出现,像失了踪似的,你就可以用「成日蒲头」来形容他。 买棺材唔知埞 「买棺材唔知埞」是用来形容那些不知死活,不知好歹的人。 「地」,是指地方位置。 「唔知」,就是不知道的意思。 连买棺材的地方也不懂,去哪里买棺材也不清楚,即是对死亡根本没有一点观念,亦即不知死活,不知好歹。 另外,「唔识死」「唔知个『死』字点写」,都是形容同一类人。 「蠢」,不须多解也知道其意思,因为大家都不是蠢钝的人。 在广州,很多用以责骂人的语句都会有「死」一字于首,目的是为了加强语气。 例如: 「死八婆」「死八公」 「死仔包」「死女包」即讨厌的男孩子女孩子,通常是父母用来责备子女的 「死人头」 「死蠢」就是用以责骂十分非常过份地蠢钝的人。 嘔電一詞係由“嘔血”演變而來的。 如:俾你激到“嘔血”啊 俾你激到“嘔電”啊 你慳啲啦 慳 :節省 慳錢:節約用錢 我部 你慳啲啦:你省著點吧 我是棍,恶棍,神·棍,光棍。 总之唔理乜棍物棍,肯定就唔系淫棍! 揸:拿起 兜:一种盛栽食物的器皿。 啲股票跌到一文不值,今次揸兜咯。没钱了,要去乞食为生 呃鬼食豆腐 呃:騙欺騙 你呃我啊 :你騙我嗎 食:廣州話中很常用的動詞,食飯:吃飯; 食嘢:吃東西 講起這個詞就有一段故事: 以前有一個書生,他的口才非常厲害,而且騙人的功夫毫不含糊。有一晚,有一隻鬼到了他的家里,這隻鬼已經很久沒有吃人了 解釋:小偷 緣由:這種小偷通常都腳穿一種叫“棍仔”的塑膠涼鞋,他們會用刀片將別人的手袋割爛,偷走裏面的財物。而腳上穿的“棍仔”涼鞋就是收藏刀片的地方久而久之人們就稱小偷為“棍仔”。

一瞬にして犬の頭をよく知っている:笑って喜んで、けなす意味もある。 生安白造:でたらめ、でたらめ、何かを他人に押し付ける 気が動転する:突然、寒くて防ぎようがない 気を失って:うろたえて、ぼんやりしている 勢い凶挟狼:すごい勢いで、食欲が非常に大きい 死に体:どうしようもなく 心が大きくて心が細い:心が落ち着かなくて、どうしたらいいか分からない 体水体汗:体中汗だらけで、疲れていることを表す 神神化:ちょっと様子がおかしい 手滕足震動:手足が震え、うろたえる 水過鴨背:習った知識に少しも印象が残らないことのたとえ 門神を間違えた:2人が互いに相手にしないことを意味する 暑い時:暑い日、暑い日 話が終わらない:話が終わらないうちに…… 横風横雨:大風が吹き、豪雨が降る 真っ暗な灯火:真っ暗な一面 烏マイル単刀:しとしととぼんやりしている 烏里馬叉:字が乱雑で乱れていること 思思縮:拘束、気前が悪く、抜き足差し足の 笑って食べる:笑って歌う様子 手を壊して足を腐らせる:どんな損失損傷などがあるか 也文也武:強がる、強がる 一挙手一投足:自分一人で一つの仕事を完成する 陰声細気:小声で話す 漬け込む音が蒸れる:好き嫌いが多くて、何も気に入らない PART6 ベッドの底の薪を破る――大きな板床の下の底にぶつかって羽根を蹴る――みんな甘高 飛行機の火足―雲の天国の尿壺を燃やす―一心不乱 妻が覆いを担ぐ--陰公夫が扇子をかける--妻涼 ネズミの尾に瘡ができる--大日光有限撒路渓銭--死人を引き付ける 冇柄士巴拉——得棚牙牛皮提灯——点極ぐ明 ジュー耳茶碗——口を黄皮にし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お兄さん--うん、よく食べて 冇勾稈——声亜聾を葬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い——うん死人の笛を聴け 冇毛鶏打交——啖到肉瓦封領——包頂頸 落し穴に投石―公憤を買ったパスポート写真―出海相 豚の頭を火で焼く——口を焼いて小麦粉を湿らせた綿花を焼く 追い風糞艇——早く挟まれて臭い 棺桶を燃やす——大嘆火に眉を浸す——死を知る。 アルパカの道--中地犬に瓦のトラス--道がある。 生虫の杖——Q死人。QはトランプQを発する音で 十数人がタバコを1丁食べる--まったく癖がない 片目の男がランキングをつける--一目で日焼けする 番婆大腹——心に鬼を抱く 10月マスタード-周さんが教えることを心にかける--警察がぶらぶらしている 和尚さんが覆いを担ぐ――無法地帯の肥えたおばあさんが糞の塔に座る――TUP TUPが揺り動かす 糞坑関刀——文又ぐ得。 紙はあごを刺す——口は軽く 池のほとりの鶴――準黎食ネズミの転落天秤――自分で自分を称する メロンの白砂糖炒め——苦楽を共にするスギの霊牌——うの主 鼎湖上素——好斎火麒麟——全身引き 魚の尾を売る——口を組んで旗ざおを燃やす——長嘆 神台ミカン——陰干し棚の尾引き箱——陰で人を歩く 夜を隔てて油爆鬼―冇厘火気片目人睇女婿―一目ぼかし 交通灯――赤と緑のタウナギに火をつけて砂浜に上がる――むむむむ全身さらさら 航空母艦―水深魚の生粥を食べる―わずかに熟す ネズミがカメを引く――メイが手を埋める飛行機を予約して交際する――高斗 死人の提灯——大量の白鳩の目を報じる——旺ぐ附衰 白菜と豆腐の煮物——一清二白問と尚呑櫛--冇のようにくどい

海底石斑──好瘀 密底算盘──下文是“冇漏罅”意指非常精打细算,一个铜板都不放过的,相当啬刻的人 乾隆皇契仔──下文是“周日清”意指当天收入的进款,当天就用光的人。 盲公开眼──下文是“酸嘟嘟”意指味道太酸了。 瓦靴──下文是“唔落得台”意指下不了台。 秀才手巾──下文是“包书”意指每赌必输。 绣花袋仔──人人啱 鸡食放光草──心知肚明 神台猫屎──神憎鬼厌 关公细佬──亦德 菠萝鸡──靠黏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陆荣廷睇相──唔衰摞来衰 番鬼佬月饼──闷极 田鸡过河──各有各蹬 卖鱼佬冲凉──冇晒腥气 咸榄煲茶白榄──冇得解 夜半食黄瓜──唔知头定尾 贼仔入学堂──碰到都是输 阿奇生阿奇──奇上加奇 阿兰嫁阿瑞──累上加累兰花和瑞香花均是有香气的花卉,放在一起则香气重叠了。 洗脚不抹脚──是咁甩 返潮话梅──又咸又湿 寒天饮凉水─—点滴在心头 乌蝇遛马尾──—一拍两散 龙舟菩萨──衰神 阿贵买布──唔讲那笔 龙舟棍──顶衰神 乌蝇搂马尾── 一拍两散 茅根竹──借水 冇米粥──水汪汪 扭纹柴──难搞店 神仙过铁桥──包稳阵 市桥蜡烛──假细心 剃刀门楣──出入都刮 猪笼入水──道道来 疍家鸡见水──得个望 戥穿石──陪衬的 冇尾飞陀──无影无踪 塘底亦──水干才见 贼佬试沙煲──试下先 牛头唔对马嘴──唔啦搭 裁缝度身──有分寸 朱义盛──流野 唔食羊肉一身躁──无端受牵连 单料铜煲── 一滚就熟 电灯胆──唔通气 掘尾龙──搞风搞雨 瘌痢担遮──无法无天 生仔姑娘醉酒佬──唔要又唔要,唔制又制。 细路哥剃头──就快就快 二叔公割禾──望下截 挖肉罗疮生──自讨苦吃 半夜食黄瓜──唔知头共尾 火烧城隍庙──急死鬼 鱼生粥──仅熟 老炆文鸭──得把嘴硬 沙湾灯笼──何苦 食咗成担蒜头──好大口气 冇掩鸡笼──自出自入 大姑娘做媒──说人不说己 打针吃黄莲──痛苦 大炮打蚊兹──白费力 烧坏瓦──唔入叠 火烧石灰船──冇得救 上香打喷嚏── 一面灰 木头人──冇心肝 大石砸死蟹──冇声出 大花脸抹眼泪──离行离列 干塘捉鱼──冇走鸡 罗汉请观音──人多好担当 水扣油──捞唔埋 炮仗颈──爆完至安乐 五更鸡啼──唔知丑 猪头骨──难啃兼冇肉 木头眼镜──睇唔透 半夜鸡啼──唔知丑 瓦筒领──包顶颈 上好沉香当烂柴──唔识货 屎坑石头──又臭又硬 香蕉树影──粗枝大叶

跑马射蚊须──十分眇茫 冇槟榔嚼唔出汁──事出有因 蓊菜文章──半通不通 茶楼搬家──另起炉灶 指天椒──越细越竦 飞机上弹琴──高调 二叔公煎羔──翻来覆去 出炉铁──听打 一三五七九──冇伤 阿均卖大头──好ngup唔ngup 二四六八单──冇得变 二叔公试田──听殃 二婆婆养猪──够“晒”好心机 十二点半钟──指天督地 十五个铜钱分两份──七又唔系,八又唔系 大辘藕抬色──应有尽有。 广东凉茶──包好 大良阿斗宫──二世祖 二打六──未够斤两 入网鱼──走唔甩半桶水──冇料又认叻 八十岁翻头嫁──摆路行 入网鱼,进笼虾──走唔甩 大花筒──乱散。 大肚婆行钢丝──铤而走险 大喉榄──食凸。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咁味 飞机运茶壶──高水平 上山捉蟹──难 小偷被狗咬──暗哑抵死忍 非洲和尚──乞 乞儿煮粥──唔等熟 土地灯笼──夜不收。比喻爱过夜生活彻夜未归以致早晚颠倒的人。 三行佬做门──过得自己,过得人。 马骝生臭狐──唔系人咁味 一只筷子食豆腐──搞镬晒 火烧灯芯──冇叹 灯芯烧化了是不会变成炭的。 王老吉──包好 瓦荷包──有两个钱就当当响 切菜刀剃头──牙烟 木工刨树──专理不平 木筲箕──滴水不漏 冇耳藤箧──靠托 冇尾烧猪──唔慌好事 孔夫子搬屋──执输 水瓜打狗──唔见一截 水壳仔──唔浮得几日 水浸老牛皮──泡唔开 切肉离皮── 一刀两断 五行缺金──冇钱 双门底卖古董──开天索价,落地还钱 社坛土地──冇瓦遮头 杀鸡取蛋── 一次过 米水冲凉──糊涂涂 作揖抓脚背── 一举两得 人生地不熟──唔对路 无息贷款── 一还一,二还二 太公分猪肉──人人有份 乌龟过门槛──但看此一翻 风吹芫荽──荽贴地 乌龟爬门槛──唔跌唔进 风扇底下倾偈──讲风凉话 反转猪肚──就是屎 升米浆条裤──硬梗用一升的米磨成的米糊浆,泡出来的裤子太硬,比喻事情弄糟 平洲奶妈──赚个肚形容做某事没什么赚头。建国南海平洲一带的妇女多到广州当保姆,工钱很低,大都只管吃饭。 东莞佬猜枚──开“晒”。 东莞佬卖席──你生定死架。原指卖席佬强词夺理,后指人不会因为环境所困,人是能屈能伸的。 打斋鹤──度人升仙。旧时死了人的人家门口竖一旗幡,上面有一纸鹤,超度亡灵升上极乐世界。 石马无能──枉自大。 打烂沙盆──璺到笃。璺,指器皿裂但未离。 正一陈显南──得把口 石地堂,铁扫把──硬对硬

白撞——和国语“撞骗”意义差不多,就是冒充跟人家很相熟的样子,混进那个人的家里去行骗。 出术——国语可说“打主意”,意指施行巧妙的办法。 甩底——1.意指不能达成任务。2.失约于朋友。 半桶水——国语说“半瓶醋”,暗喻对于学识,技艺,祇懂得一点儿皮毛罢了。 打斧头——国语可说“骑驴”,也可以说“揩油”,是指买菜的人或采购 任何东西的人 从中舞弊取利,把一部分采买的钱吞没了。 打牙较——和国语“打牙涮嘴儿”意义相符,就是闲没事开玩笑,瞎聊胡扯。 打脚骨——暗喻拦途截劫,转喻敲竹杠。 收挡——指摆摊儿的小买卖人,当天买卖的时间完了,收拾东西,暂停营业。 因住——要小心,要留意的意思。 老鼠货——国语说“后门儿货”就是偷出来用贱价贩卖的东西。 托大脚——国语说“捧臭脚”俗语又说“溜沟子”,就是对人曲意奉承,谄媚。 托手挣——对别人的要求,借贷,婉词推搪拒绝,广东话叫“托手挣”。 吊靴鬼——老爱缠跟妈妈或心爱者一起走的人,广东话叫“吊靴鬼”。 有几何——不是经常的,算不了什么的。 作状——1.故意装模作样以夸耀自己的娇美。2.故意做某种态度。 夹计——意指串通或同谋。 走鸡——指失去了时机。 走投——情势不好,或讨厌待下去,因此,急遽离去,广东话叫“走投”,国语可以说“走人”。 扭计——1.意指出坏主意去作弄别人,或侵害别人。 2.指小孩子不驯服,刁蛮顽皮。 扭六壬——意指思考极周密的计划或阴谋。 车大炮——胡扯,胡吹乱唠的意思。 抛浪头——暗喻虚张声势,或说出带有恐吓的言词,以便使人屈服。 拗手瓜——国语说“掰腕子”;但广州俗语的「拗手瓜」暗喻有彼此竞争,较量高低胜负的意思。 炒鱿鱼——国语说“卷铺盖”意指被解雇了。 咪住——意指暂停进行,再等一等。 度桥——意指找窍门儿,思索妙计。 度叔——指很会精打细算,极吝啬的人。 计仔——招儿,计谋。 食猫面——暗喻受了枉委屈。 食谷种——国语说“吃老本儿”比喻连赖以生产的老本儿也拿来吃用了。 咬耳仔——国语说“咬耳朵”就是鬼鬼崇崇地彼此耳语。 穿煲——比喻泄露了秘密或拆穿了西洋镜。 鬼画符——意即涂鸦,是讥讽人家书法恶劣的意思。 鬼打鬼——喑喻坏人跟坏人争斗。 鬼上身——暗喻胡说八道,语无伦次。 执笠——意即关张,商店倒闭。 硬——暗喻弄僵了,下不得台。 爆冷门——暗喻出乎意料不到的事。

景——是说趁人家失意的时候讽刺人家。 2.暗喻神经不正常,对事物常常弄错,有点儿傻里傻气。 一脚踢——并不是一脚踢出去,而是包做各样工作的意思,多在请女佣人时纔说到。譬如 请一个一脚踢女佣人,那就是要这个女佣人负责买菜烧饭,洗熨衣服,打扫房间,照管小孩子一切一切的工作。 不过这句俗语,广东人口头上已很少提及,祇是在报纸上的 小广告里偶有见到而已。 二仔底——打扑克五张牌当中,扣的那一张牌,广东话叫做“底牌”。扑克牌当中最小 的牌就是两点,广州话叫它做“二仔”。不管你表面亮开的牌是多好多大,而底牌祇是“二仔”,那当然太过外强中干了。因此广东话把虚张声势,或是陡有其表而实力太弱的事物,统叫做「二仔底」。 上岸——1.船到达了目的地之后,客人舍舟登岸了。2.暗喻经过了一段时期在风浪中挣扎,艰苦奋斗之后,终于达到了成功的目的。这个比喻极好,惟多指赚够了 钱,如︰佢而家上岸咯。 甩头——意指做事没有头脑,弄成大错特错。 石灰箩——指品行不良的人到处留下污点。 外嫁柄——出了嫁的女人,常回到娘家索取资财拿到夫家去,这种女人广东话叫做“外嫁 柄”。 打单——指匪徒写信给人,向人恫吓勒索敲诈的意思。 揩油——原是上海一带的语词,但现在在国语里也应用得极为普遍。 「揩油」一词,除了从中舞弊取利之外,还含有白占便宜的意思在内,广东话“打斧头”却 没有这种含意。 托水龙——托人代付钱或代收款项,而那个人不把钱付出,或把收得的钱不交回原主,却 把它全数吞没了,这在广东话叫“托水龙”。 死绝种——国语说“千刀万剐的”,是咒骂人的语词。 好唱口——意指说风凉话。 沙胆——意即斗胆,胆大包天。 扮蟹——暗把人绑了起来。 抛生藕——又说「卖生藕」,国语说“灌米汤”,意指女人故意赞美男人怎么样怎么样的 好,使男人喜欢,藉以笼络。 扯猫尾——国语说“窝窝儿”或是“做活局子”,就是彼此串通了去蒙骗别人。 扽虾笼——暗喻口袋里的钱通通给掏了出来,或被拿了去。 拍膊头——国语说“拍肩膀儿”,意指向人表示讨好,或鼓励别人。 两骑牛——国语说“脚踩两只船儿”,比喻不能决定往哪一方面走好,或暗喻处在相敌的 双方当中,相机行事。 放白鸽——国语说“打虎的”,就是利用女人骗取财物。这种人常主使自己方面的女子和 男子结婚,当达到了骗取金钱目的之后,便席卷而逃。 金菠萝——国语说“宝贝疙瘩”,暗喻极宠爱的孩子。

施派——国语说“作派”,意指演讲场,摆空架子。耷尾——暗喻泄劲,有前劲没后劲。吃死猫——暗喻接受了枉委屈。“屁胯眼儿里插棒槌”,暗喻要人当场出丑,使人丢脸。起痰——就是看了财物或者美色之前起了贪念。男女の间に甘み地に爱痴が络めている。倒米——比喻破坏了赚钱或成功的好事。顶包——和国语“掉包儿”的意思相符,就是诡诈地用假的,次货的去代替冒充真的,正牌儿的来欺骗别人。顶趾靴——比喻常惹人生气的泼辣妻子。脚带——又称“缠脚带”,国语说“潘金莲儿的裹脚”,比喻文章写得冗长且不通。负ける——1.指を失ったタイミング。2.指的是低能,比不上人家的成就或收获。得米——国语可以说是“得手”,意思是达成了目的,或者是欲望的事物已经获得了。斩ケーブル——暗喻一刀两断,割断亲爱的缠绕。偷鸡——旷工或旷课的贪懒偷闲。贪口爽——暗喻只说好听,却决不可行的话。不把他赶跑。搵丁——国语说“捉大头,捉大头”,就是利用人家的蒙昧而欺骗人家。周身屎——暗喻为非作歹的臭名,弄到街知巷闻。周身蚁——暗喻吸引了很大的麻烦,很多的是非。拓金亀——自己の妻にお金を喻す。楽心口——暗喻用强迫的手段向人勒索。错线——比喻错误会了人家的想法,而说不对劲的话,或者做不对路的事。売面光——暗喻当时极力讨好,但实际上却另有不轨的企画。广州俗语「売面光」,和北方话「口中说好话儿,脚底下使绊儿」意义差不多。卖档蔗糖——「卖档蔗糖」:卖是卖东西,卖破烂儿;档和当同音同调,当是当押,典当;蔗糖和借同音同调:一个人又卖破绽儿,又当东西,又跟人借钱,那种穷苦的情形也就可想而知了。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爱雅斋字画(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