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已经是过去的了,现在的你在爸爸心中已经是完美的了

闫安球馆位于北京东南丰台区。

写文章/晓甘

“你好,我是吉安,我是前国家乒乓球队球员,孩子的爸爸。”

当被要求对着摄像机表明身份时,在自己球馆的蒂恩脱口而出的第一身份依然是国家乒乓球运动员,虽然是前球员。

与著名的中国乒乓球主力队员们相比,闫安似乎没有那么红。他比马龙小几岁,樊振东长了好几岁,在中国乒乓球激烈的人才换代中,处于不那么有利的位置。

从进入国家队的时间来说,闫安的主要竞争对手是马龙张继科许鑫,但在三枪手牢牢捍卫国家乒乓球全部荣誉的时代,闫安、方博和周雨经常被冠以“小三枪手”的名声。当三枪手开始慢慢退出国家队舞台时,樊振东王楚钦等年轻一代又站了起来。

在小三剑客中,只有方博在2015年乒乓球世界杯团体赛中获得过世界冠军,“世界冠军”这一头衔成了闫安国家队生平永远的遗憾。

他曾经有机会获得世界冠军,在2013年世界乒乓球锦标赛男子1/4决赛中,20岁的吉安和30岁的王皓正面交锋。在前四局变成2-2的关键时刻,第五局的闫安一度以7-3占据比赛主动,此时王皓的大赛经验发挥了作用,闫安为自己想赢的太着急的心情付出的代价。

闫安说这场比赛是自己职业生涯的转折点。“那一年本来参加男单比赛的机会很多,后来又输给了外战,打击了我自己的信心,如果也包括在球队的排名中,自然会落后。”。

闫安的父亲也为2012年和2013年闫安没能成为世界冠军而感到遗憾,这也成了爷爷的“终生遗憾”,作为带着马龙、丁宁的北京队老教练,闫安的父亲为闫安倾注了最多的心血。他说,在那两年里,闫安在国内拥有前三名的实力,是一个“天才杀手”,所有国内顶尖球员都败在他手下。

但是,与男子单打的世界冠军相差一步。当年国际乒联巡回赛决赛前几天,他对一名来自美国的体能员进行了高强度体能训练,扭伤了脚,在决赛中未能发挥出全部实力。这使他失去了最近的世界冠军头衔。

20岁应该是运动员黄金时间的开始,但吉安那一年知道自己在竞争中失去了优势。在采访中,他遗憾地说,那几年他曾与樊振东进行过短暂的竞争,无奈樊振东的成绩越来越好,逐渐拉开了与自己的差距。

在随后的日子追逐中,他发现前面的人看起来像高山,自己再怎嚒跑也走不到山顶。

如果只有三个人站在金字塔的前面,那么第四个人该怎么办呢。

直到去年,闫安、方博和周雨才在同一天宣布退出国家队,闫安坦承自己的初衷更愿意陪伴家人,但退团时确实没有机会争夺主力。与其跟着队伍跑来跑去,还不如回到家人身边。尤其是去年晋升爸爸后,闫安更愿意花更多的时间陪孩子一起成长。

你没有获得过三次大赛的冠军,你感到遗憾吗。真遗憾。

在吉安的选手生涯中,他在瑞典公开赛决赛中击败樊振东,还获得了巡回赛男单冠军。但对于乒乓球运动员来说,三届单打冠军在进入国家队训练场的那一刻起就是最好的追求。

蒂恩还记得自己刚被通知入选国家队的时候。那天他在北京队的院子里,和马龙比比拼象棋,爸爸笑着对自己说。你被分配到两支国家队。

这是闫安难得一见的场面,通常情况下,爸爸给人一种严肃的印象,特别是作为教练的时候,经常训练闫小哭。

闫安高兴得不知道该怎么反应,马龙先祝贺了闫父亲。那时,闫安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世界冠军。

刚进入国家队时,吉安的教练对他说了一句话。进入国家队的第一天,也是你退出国家队倒计时的第一天。

乒乓球不同于其他运动,我国乒乓球顶级高手太多,国内打不了球,很多人远赴他乡只为一个机会。

他的人生即将开启艰难的模式,他面临的是国内所有专业体育中,最激烈的竞争。作为体育一家的孩子,闫安从小就习惯了在北京队这种优胜劣汰的竞争。

闫爸爸更了解国家乒乓球队内竞争的残酷,但他相信闫安一定能打。“他在我带来的所有学生中,包括马龙、丁宁和侯英超,他的天赋绝对名列前3”。

闫爸爸相信闫安,也相信自己的眼睛。“像马龙 丁宁和闫安这样的孩子,在第1、2年,都能感觉到他们将来的路很长,马龙刚进入国青的时候是全国第23位,但在他当时这样的身体条件下,我告诉国青总教练要重点培养,将来一定能打。”。

闫爸爸认为闫安肯只要为一件事努力,就能成功。他讲述了闫安第一次参加北京市比赛的故事。当时,闫安第二轮对前北京市比赛的优胜者,闫父鼓励道:“赢了我就给你买PS。”。

为了这个PS,蒂恩在场上简直变成了另一个人。“我没想到他打过那孩子,结果他2:0轻易得手,当时他下来和我握手,第一句话就是‘PS得手’。”。

但真正进入国家队后,吉安发现这场竞争比自己预想的还要残酷。“每天都要面对赢球,每天都要拷问自己是否进步,你在和一个你能看到的人竞争,而且每个人都在这种情绪中,这场竞争是看不见但非常真实的,每个人都付出了120%的努力。”。

在这个过程中,闫安和闫父也动态地为他的职业生涯立下了一个小目标,而现在的比赛如何打,打哪个名次才是目标,闫安几乎每小时都要重新审视这些目标,但是大目标一直没有改变——获得了世界冠军。

在与樊振东的竞争落下风后,闫安开始调整新的动态目标。

但三枪手的巅峰期太长,至今马龙仍活跃在国际上。樊振东也在下一代人才轮换中立于立柱,樊振东下有重点培养的王楚钦。这一点从奥运男单P卡的选择上也很明显,里约奥运会P卡樊振东,东京奥运会P卡给王楚钦。在主力阵容中很难再次看到29岁的蒂恩。

终于在选择退伍的去年,吉安决定放弃这场竞争。这个“抛弃”的决定并不容易,退伍一年后的今天,吉安自己还在队里,每天早上和队友们一起起床集合,去训练,经常梦见自己回到赛场。“梦醒后,我还在回忆梦中的比赛。”。

这个目标在闫爸看来也是可以实现的,闫安才29岁,对球员来说并不算高龄。

“我给他定的所有目标他都达成了,除了最后一步——世界冠军。”。北京队时,闫安曾夺得北京市冠军。第一次参加全运会,初出茅庐的他和丁宁的搭档一举夺得全运会铜牌。到了国青之后,闫安也获得过世界青赛冠军。到了成年组,他曾获得国际乒联巡回赛分站赛冠军,唯一一次缺少世界杯、世界乒乓球大赛和奥运金牌。

“我从未告诉过阮安,但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事。”爸爸说。

在退出国家队的那一刻,蒂恩知道自己可能连争夺世界冠军的机会都不会再有了。

“我离我的终极目标有点远,但我现在就告诉自己,你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是完美的,与其纠结于过去,不如整理好心态面对以后的生活,毕竟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闫爸爸也用同样的心情安慰自己,说他床上写着座右铭:因为不完美才叫做人生。在儿子退出国家队之前,父子二人有了重聚的大好时光。闫爸爸经常在闫安的俱乐部转来转去,看到孩子拿起球拍就高兴。

闫爸爸跟闫安说过心里话。“那已经是过去的了,现在的你在爸爸心中已经是完美的了。”。

但他没有告诉闫安,这是他父亲的真心话。“我从来没有在闫安面前表扬过他,其实我跟很多人都说过,我有一个像闫安一样的儿子很自豪,作为教练我带过马龙·丁宁,作为父亲我养了一个像闫安一样的好孩子,他已经培养出了很多人达不到的皮尤。”“。

网络上经常流传着笑话。大意是因为国家乒乓球的练习对手才是高手中的高手,与他们直接交锋的都是最高峰的球员,在竞争国家乒乓球主力的日子里,闫安乃至几乎所有的国家乒乓球选手都互相扮演过练习对手的角色。

但正是这种无聊的训练,他过去2/3的人生都是在团队中度过的。他仍然有一颗球员的心,仍然渴望赛场,为比赛做准备。

“那已经是过去的了,现在的你在爸爸心中已经是完美的了 热门话题


1f

发表评论

Copyright 2002-2022 by 爱雅斋字画(琼ICP备2022001899号-3).All Rights Reserved.